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电话/微信:

通过欠债人重要场合要债最好

更新时间:2017-05-11   点击:965

  “抱歉,我们唐总还没上班,要不您下午再来?请您保持手机的畅通,等唐总一到公司,我会马上通知您。”标板流直的小秘书像背课文似的拿着我的名片对我说。从这对答如流的交谈中,小秘书的素质可见不是一天炼成的。更可以知道我不是第一个来这个公司要债的。

  转身下楼,走出这个债务人的公司。呵呵,是不是认为我应该在这里死等?否则就太不懂得要债的要领了?恐怕还会有人怀疑我的要债人身份,并且谴责我的要债素质,不够专业。慢慢听我说完......

  首先我的身份是正经八百的正规要债公司要债人,我所在的要债公司也并不是行业内的泛泛之辈。我之所以转身离开,那是有我的想法。谁都知道,这个小秘书的话是完全不能相信的,但是我要做的就是让她相信我已经相信了她的话。而只要她相信了我的态度,那么她背后的唐总也自然会相信,并且放松警惕。

  被要债人堵在公司,又假装不在,就是不想还钱。而之所以不见我这个要债人一定是没有了其他的逃避还款的借口,否则大可大大方方的约见我,然后抛出冠冕堂皇的说辞,让我打道回府。而恰恰是这种躲避的态度更令我有自信,只要找到这个债务人,他不会有什么令我难以对付的借口,稍稍使劲自然可以将债务清收回来。上海要账公司

  正午的阳光刺目温暖,我不敢放松警惕在这个公司的楼下盯着来往的路人和进出公司的可疑人员。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难道这个唐总不吃饭?亦或是真的不在公司?我的心里开始打鼓。这一个中午我没有离开过公司的门口,如果唐总出入我是完全可以了如指掌的。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我开始回想哪里有可可疑的地方出现过?自己哪里犯了错误。

  “卧槽!”我突然想到了,就在十五分钟前,唐总的小秘书搀着一位体态丰满的阿姨从我的视线里经过,送她上了一辆出租车......难道那个阿姨......我犯了致命的错误,忽略了这个欠债人会乔装的可能,竟然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了,看来今天要前功尽弃了。

  打道回府?你一定这样想,不,我要找到这个唐总。事实上我也这样做到了,在红旗路的一家酒店,找到唐总的时候,他正在和两位客户谈生意,推杯换盏,其乐融融,看来生意谈成了,只等着重要的一步,签合同。我一一和在座的握手寒暄,并且送上我的名片。“要债公司?”

  其中一位打量着我:“是推销还是广告?”

  “不不,您误会了,我是唐总的朋友,正好今天帮助委托人在这里要债,遇到唐总来打个招呼。唐总别来无恙?”

  唐总的脸上开始呈现不自然。“我们公司还真有两笔欠款特难追,正好,既然是唐总的朋友就给出出主意呗。不要咨询费吧?”另一位看来是个活泼的人物,我也得以顺利同他们攀谈起来。并且讲了几个经典的案例。旁边的唐总默不作声,我知道他又想溜之大吉,但是苦于合同未签。

  “哈哈,真是绝了,这样的要债招数亏你们能想出来......”活泼的那一位听过我讲述的要债案例拍手叫好。“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和客户合作还真是如履薄冰。又想长期合作,又想对方不欠钱,又想欠钱能够按时还,还是真是不好做啊。“所以,合作就要找信誉过关的客户,特别是对方有没有欠债不还的前科,都要在合作之前好好调查一番。”我的话说给这两位听,而更是说给唐总听。“你们有正事我就不打扰了,呕对了,唐总您之前委托我的事情有了点眉目,方便的话资料给您......”唐总接过我递过去的资料袋,打开一角发现是委托书和欠款明细,起身和两位说稍等,于是我和唐总换来一张桌子坐下。

  “唐总,今天确实有点唐突,打扰您了。”我知道,要不是有那二位在场,唐总早暴跳如雷了。“不过,我也是受人之托,工作需要。也知道做生意不容易,有个合作的客户难得,这可是生意链上的重要一环,所以我明白您的处境,虽然对打扰到您感到抱歉,但是债我是必须得收的,之前也给足了您面子,就当帮我个忙,您还要谈生意,赶快打发我走得了。”

  这个唐总确实是想赖掉这笔账,“我没钱啊。”他终于给了个借口,我也好就势施计。“唐总,这么大的公司,没钱的理由也太牵强了,要是您这笔生意做成了,是不是就有钱了?我的委托人意思是,这笔钱不算多,能要回来尽量要,要不回来也不让您太好过。您知道,我们一直希望保持住你们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但是委托人并不希望如此,作为要债人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反正劳务费委托人答应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少给我们。虽然公司说收不回债务不要酬金,但是委托人硬要给我们也没办法,拿人家的钱总要办事。”我说话的意思他是能够听懂的。为了不耽误谈生意的时间,唐总的承诺落实在签字之上。起身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问我“是不是我的秘书出卖了我?告诉了你我的行踪?”我笑着说:“当然不是。”

  在唐总公司门前徘徊,虽然通过前方蹲点同事的信息排除了唐总回家的可能,但是要在茫茫人海找到他的行踪那可是大海捞针。在唐总公司所在的大厦门口几辆出租车给了我启发。中午刚过他们的活儿并不多,送走唐总的那辆出租车走后,排在他后面的出租车一直没有活儿。恰好他们都是同一个公司的,坐上这辆车,我便聊起天:“刚才的那辆出租车怎么不等我就走了,我定金都给他了。”师傅很实在:“我们不收定金,您打的是黑车吧?没事,我帮您问问。”追踪前一辆车的所在其实非常简单,一个对讲过去,闲聊天的过程中便知道了方位......